| 2019-12-31
阅读477
牛年竹枝词(续) 十二首

章立凡

这是继年初《牛年竹枝词 十首》之后的新作汇总。

十一回禄

海选征名号智窗,雌黄信口裸奔忙。
奈何私处遭回禄,火柱擎天照裤裆。

CCTV新址主楼外形怪异,俗称“大裤衩”,旋发起征名,网民以“智窗”号之,谐音也。牛年元宵夜违禁燃放烟花,其配楼遭回禄,延烧六小时。
十二天火

晾完裤衩晾叉叉,天火元宵映万家。
日月无光牛首黯,民膏百亿落灯花。

或曰CCTV新址配楼形似男根,焚之正合阉寺身份。惟大火损失约百亿,皆纳税人膏血也。
十三兽首

巴黎天价买喷头,爱国全凭老赖谋。
龙体无能太监急,飘零鼠兔望乡愁。

巴黎佳士得拍卖圆明园喷泉鼠、兔二兽首,喷头也。富商某以天价竞拍购得,旋称拒付价款,钓爱国之誉。赖账不付者俗称“老赖”。
十四放鹤

东南潮起无河蟹,西北风吹尽草泥。
马勒石河嘶戈壁,京师太学黑云低。

北京大学前身为清末之京师大学堂,号称“太学”。该校贺卫方教授欲往浙江大学执教受阻,回校后,被发往新疆石河子大学“支教”。卫方自号“守门老鹤”,如今流放边陲,乃成“守边老鹤”,故题“放鹤”。本篇以网语入诗,原标《柳枝词》,折柳送别之古意也。

十五清风

欲与清风试比高,翻帖识字筑文牢。
和谐致死非强暴,戏法穿帮要辟谣。

雍正八年(1730年),翰林院庶吉士徐骏诗集中有“清风不识字,何故乱翻书”句,陷文字狱,被杀。

十六自宫

舆论须同团体操,自宫也要宰牛刀。
卧槽日日翻泥马,隔壁群驴正捂毛。

网语入诗,读者自知。捂毛,亦谐音也。

十七肉麻

抖料纷纷看落花,文怀起处乱飞沙。
真言三字传经史,鹤发鸡皮更肉麻。

大师某以“正、清、和”三字分别注解儒道佛三家,号“三字真言”,诩为“最短的经典之作”。

十八挖粪

大师炼药灌情亲,绀弩吟诗射自身。
忽见黄苗出粪土,二流堂下二流人。

大师尝以迷药风流案入狱。聂绀弩“文革”中为友所卖,以诗案陷狱。二流堂乃抗战时期重庆进步文人群体。

十九告密

窃听风暴未消尘,投弹文坛有寓真。
中外红朝皆告密,愚斋犹自泪沾巾。

电影《窃听风暴》述前东德知识分子相互告密事。寓真为《聂绀弩刑事档案》作者,章诒和阅此文,终日以泪洗面。诒和之书斋名“守愚斋”。

二十线人

半是文人半线人,穿梭踏破地安门。
悔余日录当传世,亦代前身耳报神。

知耻近乎勇,冯亦代去世前出版日记《悔余日录》,自爆曾充官府眼线、密报章伯钧、费孝通等“右派”日常言行。“地安门”,日记中语,暗指章府所在。

二十一春药

官养文人官样文,青词黄溺共氤氲。
赚来秋石尚书赏,春药迷君也策勋。

秋石者,古之春药也,方士炼童尿得之,云可致长生。明嘉靖帝好道,严嵩因擅写青词获宠,官至宰相;顾可学贿严,为帝炼秋石,授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。民谣有“千场万场尿,换得一尚书”。

二十二秋石

搞秋石闹搞毬事,君好服之臣献之。
为乞长生勤炼尿,春心不老亦花痴。

今之官养写作班子,有以“秋石“署名者。